貴州茅臺股價【降價傳聞重創股價 貴州茅臺量價故事還能講多久?】

發布時間:2019-09-12 13:40:24   來源:大盤    點擊:   
字號:

原標題:降價傳聞重創股價 貴州茅臺量價故事還能講多久?

王基名/供圖、制表 周靖宇/制圖

證券時報記者 王基名

“茅臺的高度決定白酒的高度”、“茅臺是白酒的帶頭大哥”、“白酒分兩種,茅臺酒和其他酒”……茅臺酒已經被賦予太多屬性,其稍微風吹草動,均直接影響其他白酒公司。9月11日,貴州茅臺大跌逾4%,創出近4個月的單日最大跌幅。當日A股白酒板塊亦全線收跌,市值跌去1263億元。

今年以來,茅臺酒市場價漲勢迅猛,市場分析主要是“量的減少與需求的放大”。量與價決定茅臺的高度,同時也是穩定茅臺酒市場最重要的因素。從其產量看,未來幾年,茅臺市場增量明顯;從價上考慮,貴州茅臺近年來也在用各種手段參與969元之上的利益分配。但茅臺產能的上限到底在哪里?茅臺未來產品升級的趨勢如何?一直備受關注。

中秋前茅臺酒漲勢暫緩

高價不敢買、買不到,這是深圳張先生中秋前因為茅臺產生的煩惱,他想買入一箱飛天茅臺,但華潤等商超以及茅臺專賣店均無法買到,而對于一些煙酒店則又擔心遇到假貨,之后張先生又托關系在深圳某茅臺經銷商處詢問得知,可以以1500元/瓶價格拿到一箱茅臺,但需配2瓶拉菲,“除掉拉菲,實際價格也要2500元了”。

在深圳福田兩家酒類經銷商那里,9月6日記者詢問的2019年普飛價格分別為2600元和2650元,兩家店員工均告訴記者:“我們是做周邊社區的,所以價格比較便宜,茅臺一天一個價,中秋節前應該還會再漲。”發稿前,記者再去兩家店走訪時,價格已分別漲至2700元和2680元,確實小幅上漲。不過店員卻告訴記者,“需要的話可以優惠”,工作人員還告訴記者:“節后可能跌一點點。”

但在相關專業人士眼里,這些零售價卻被認為可以“忽略不計”,現實中也確實給人一種有價無市的感覺。對于市場盛傳的3000元價位,在采訪中,某券商白酒分析師對證券時報記者表示:“有這么高嗎?零售市場里,渠道不同,成本價不一樣。”“3000元的價格確實脫離大家消費了。”一直關注茅臺的和美資本董事長張益凡稱:“市場零售價對茅臺來說意義不大,基本沒人在零售市場買茅臺,量非常非常少。”在眾多“茅粉”人士看來,茅臺真正的價格應該看“茅臺一批價”,即經銷商批量給重點客戶的價格。張益凡認為,目前茅臺一批價也有點貴,“目前茅臺一批價在2600元左右。”在他看來,茅臺一批價現階段合理的價格區間應該在2100元~2500元之間。

根據某長期關注茅臺價格的人士統計,8月底,飛天茅臺價格確實迎來一波快速上漲,但在臨近中秋節時,茅臺一批價與前期高點相比“還有所回落”,大概從2700元/瓶高價回落至2600元/瓶左右,“畢竟9月13日就是中秋節了,大家都等著1499元的飛天茅臺,那些囤了很多高價酒的中小酒商,如何受得了煎熬?”。

近日市場上一則網傳消息引起巨大關注,稱北京茅臺價格大幅降價,“一周內從2650元跌到2100元”引起關注。市場風吹草動也立馬傳導至前期漲幅巨大的白酒板塊,9月11日,貴州茅臺全天跌4.83%,這也是自今年5月6日(跌6.98%)以來的最大跌幅,市值一天跌去682億元。同時,A股白酒板塊全線下跌,五糧液跌5.82%,跌幅最大,整個白酒板塊市值一天跌去1263億元。

對于北京茅臺大幅降價的消息,民生證券分析師于杰稱,實際情況有錯位誤差,通過他前段時間和“黃牛”的接觸,稱飛天由最高2650元跌到2100元的說法,是把件貨最高收購價2650元以及最近散貨的收購價2100元進行了對比,所以才造成了巨大的價差。不過他也承認茅臺在中秋前降價的趨勢,并分析稱,中秋后跌價的預期,前期在茅臺經銷商以及炒家圈里較為濃厚,因此節前出現一定恐慌性拋盤并不算令人特別意外。他還表示,飛天價格在漲過非標之后,很明顯進入了階段性泡沫階段,中秋行情接近尾聲以及部分政策性消息擾動,使得泡沫出現短期破滅。師于杰仍然維持未來茅臺批價趨勢性的樂觀判斷,“當下泡沫的破滅并不能代表整個行情的結束,我們還需要更多的時間和線索來進行判斷。”

供需發力 漲勢迅猛

對于今年來茅臺的市場價,只能用“猛”字來形容,上述券商白酒分析師稱:“今年漲價很猛,春節前1800元,現在2700元、2800元很常見,漲了近900元。”

“3000塊錢確實脫離大家的消費了,現階段不能再漲了,不然還得再回來。”張益凡也表示:“現在就是價格的事,要平和一點,不要漲太快,哪天價格突然掉下來也不是好事。”上述白酒分析師稱:首先,從2016年下半年以來,茅臺酒價格開始進入上漲通道,到今年初已經漲了兩年多,“對茅臺進入上漲周期的一致性判斷已經形成”;其次是茅臺的消費確實在擴大,“越來越多的消費者來找茅臺,在2014年價格低迷時,對茅臺酒是少數人收藏、大部分人消費,如今消費、收藏、投資人群均有所擴大,茅臺總體就顯得供給很緊張”;他還提到,“茅臺最近兩年的反腐,實際上市部分打亂了茅臺的投放節奏,影響了他的投放通道和渠道,導致市場上間歇性地出現市場沒貨、缺貨,導致市場易漲難跌。”

在張益凡看來,供應量減少是今年價格上漲迅猛的重要原因,他認為:“今年主要是因為量,好多量都被收了,造成短缺心里,后來貨一出來,大家老擔心拿不到貨,然后一把就把它拿光了。”另外,他也指出,“市場承接能力還是很強的,現在有種風氣,大家喝酒都在向茅臺靠攏,原來一些不怎么喝茅臺的二線城市,現在也把茅臺當成標配了。在互聯網發達的情況下,大家統一標準,贏家通吃效應就越來越明顯。之前每個省都流行自己的本地特色酒,現在大家好像都覺得茅臺是沒法替代的。高端酒之前大家認為有很多,現在則認為只有茅臺和其他酒。”茅臺這種地位、需求下沉趨勢還沒走完,還在繼續向全國擴散 “茅臺消費量可能達到10萬噸,占白酒市場的1%,1%的人喝茅臺這個量是很正常的。”

為了抑制價格,貴州茅臺曾在8月初表示,“中秋國慶前夕集中投放7400噸茅臺酒”。另外,今年也被公認是飛天茅臺的“小年”,因為剛好對應2015年為飛天茅臺基酒產量下滑嚴重的一年,全年基酒產量32179噸,相較于2014年基酒產量38745噸下降17%,因此年初時,貴州茅臺公布今年計劃投放量3.1萬噸也超出市場預期。

茅臺產量擴張還有空間“離開茅臺鎮就無法生產茅臺”,由于產地的限制,茅臺酒稀缺的屬性似乎已是公認的事實。茅臺的產能一直備受關注。

近兩年,貴州茅臺現任董事長李保芳曾在多個場合表達過茅臺酒不可能無限擴產,并在今年曾明確表示,待新一輪產能擴產完成、茅臺產量達到5.6萬噸規模后,茅臺的產能或許就不再擴張了,環境、資源等因素已經支撐不了茅臺產能的擴張。那么茅臺的產量限制到底在哪里?未來幾年的增長潛力有多大?能否達到市場人士期盼的10萬噸產量?證券時報記者綜合梳理來看,答案或許是可能的。

2000年之前,茅臺酒的產量一直處在較低水平,上世紀50年代,將茅臺“搞到1萬噸”曾是高層的“宏偉設想”,并且在上世紀70年代,集多方合力并且全國選址,進行異地茅臺實驗,實驗進行了11年,最終還是以失敗告終。

茅臺集團官網顯示,1962年,貴州省輕工業廳核定茅臺酒年產量為500噸。2001年貴州茅臺上市之時,公司稱已具備年產超過4000噸茅臺酒的生產能力。茅臺酒的產量快速擴張是在上市后才開始的。

當初上市時的募投項目也主要用于新增產能的建設,其中包括1000噸茅臺酒技改項目、老區茅臺酒改擴建工程、700噸茅臺酒擴建工程,以及中低度茅臺酒擴建工程,合計新增產能4600噸。

另外,茅臺后續又公布了產能的十五計劃、十一五計劃、十二五計劃,以及正在進行的十三五計劃。其中十五計劃共分二期,新增制酒產能3000噸;十一五計劃共分五期,每期新增制酒產能2000噸,共計新增10000噸制酒產能;十二五計劃共分四期共計新增1.39萬噸產能。

茅臺酒雖然異地建廠失敗,但公司在茅臺酒老酒廠的擴建、技改之外,在茅臺鎮15平方公里的范圍內又找到了海拔、土壤、水源、環境等均相似的中華片區,這里的建設也被稱為“再造一個茅臺”。其中十二五計劃的后兩期工程,便是中華片區一期、二期制酒工程項目,共計8800噸產能;十三五計劃即為正在進行中的中華片區技改工程,規劃新增產能5152噸。

綜上,貴州茅臺在最新擴建工程完工后,已知設計產能約40652噸/年(上市前超過4000噸按4000噸計算),除去尚未完工的5152噸規劃產能,已建成規劃產能3.55萬噸,該數據與2018年年報茅臺酒制酒車間設計產能37408噸相當,但年報顯示貴州茅臺酒的實際產能為49672噸,相當于設計產能的1.33倍。而貴州茅臺目前宣稱的明年飛天茅臺產能達到5.6萬噸,剛好也與總體設計產能的1.33倍數據相當。

茅臺酒產能的“膨脹”雖不是什么秘密,但也許不止1.33倍的量。以貴州茅臺IPO時曾經的募投項目1000噸茅臺酒技改工程為例,該項目在有年報顯示生產經營數據的2002年底時已生產茅臺酒2776.47噸,到2003年末則共生產4301.35噸茅臺酒,相當于2003年該項目產出1526噸茅臺酒基酒。而此后每年該項目的實際產量也均保持在設計產能的1.5倍左右,截至有該項目數據公布的2013年,該1000噸項目累計共生產茅臺酒基酒19947.81噸,也就是說,包含2001年在內的13年時間,該項目實際每年產出約1534噸茅臺酒基酒,而且2001年無法判斷該項目對生產的貢獻,也就是說茅臺酒實際產能大概可以按照規劃產能的1.5倍來計算。

另外,記者在一份茅臺酒十二五擴建技改項目中華片區二期環境影響評價報告書中看到,有關中華片區的詳細規劃遠不止1.4萬噸的量。報告顯示,中華片區位于茅臺老廠區上游,直線距離約200米,規劃總用地面積6.79平方千米,規劃分三期建成(近期2011~2015年,中期2016~2020年,遠期2021~2025年),規劃還描述十二五期間中華片區新增1.3萬噸茅臺酒生產能力,到十三五新增2萬噸茅臺酒生產能力,到十四五新增1.9萬噸茅臺酒生產能力。

熟悉茅臺鎮的張益凡也表示:“在茅臺鎮范圍內還是可以增加產量的,那個地方對于釀酒來說還是不小的。”

增加直銷來控價

除了量之外,影響茅臺業績最重要的因素便是價格了。2018年初,貴州茅臺時隔5年后再提價,消息出來后,貴州茅臺市值迅速突破萬億。

對于貴州茅臺來說,已經明確表示近幾年“不提價”,并且采取增加直銷、增加投放等措施企圖“控價”。那么未來969元之外的利潤空間分配問題就將長期存在。眾所周知,在飛天茅臺的價格分配中,貴州茅臺僅拿走了出廠價969元/瓶的部分,超出的大部分溢價則被經銷商、酒商、零售商等眾多中間環節拿走。“969元之外的利潤分配很關鍵,是導致今年集團銷售公司受到眾多股東反對的直接原因,也是貴州茅臺真正一瓶難求的重要原因”,某市場人士告訴記者。在總體增量有限且要沖擊千億目標的情況下,貴州茅臺對969元之外的利益分配又怎會視而不見呢?其中,直銷與定制在控價之外,也無形中起到了擴大貴州茅臺收益的作用。

去年年底時,李保芳表示,2019年要加大直銷比例:“重點是擴大直銷渠道,減少中間環節,平衡利益分配,平抑終端價格。”要在面和量上,擴大各省直銷,加強與大型商超以及知名電商的合作,并將茅臺酒投向國內重點城市機場、高鐵站的經銷店。根據茅臺公開消息,2019年擬投放飛天茅臺量為3.1萬噸,相較2018年的擬投放量(2.8萬噸)增加3000噸。而這些增量部分貴州茅臺在經銷商大會上曾表示將被投入到直銷渠道以及優化產品結構中。另外,為了加強渠道管控,去年下半年貴州茅臺大力實施“削藩”,僅 2018年就減少了茅臺酒經銷商437家,有6000噸左右自違規經銷商的普茅配額被回收。在去年底的經銷商大會上,貴州茅臺曾表示這些量將不再進入經銷商渠道,而是用于直銷渠道。由于集團銷售公司的風波,上半年茅臺直銷方案遲遲未落地。但近段時間茅臺酒的直銷方案落地步伐在加快,已經有600噸已經落地,還有400噸電商渠道正在招標。

雖然目前兩次直銷招商公開消息中均未披露出廠價格,上述白酒分析師告訴記者:“價格肯定比969元/瓶要高。”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向證券時報記者透露:“直銷出廠價為1299元/瓶。”雖然,飛天茅臺的直銷價格頗為神秘,但高于969元/瓶的價格,“有利于公司獲利空間進一步加大”的觀點是一致被認可的。

目前貴州茅臺已經落地和正在招標的直銷渠道量為1000噸,這個量被認為是“非常小的”,上述知情人士告訴記者,除了招商的商超、電商等渠道外,貴州茅臺還將部分量用于滿足私人定制的需求,“特別是部分實力企業,價格也是1299元/瓶”。

產品升級

不影響“普飛”絕對量

另外,近年來還有另外一種趨勢也受到市場人士注意,就是茅臺的產品升級。

在去年底除提及增加直營之外,李保芳還表示,要適度調增附加值高的產品計劃,實現效益最大化。事實上貴州茅臺的產品升級之路近年來一直在進行著,噸價在明顯提升。

以定期報告有產品數據的情況來看,貴州茅臺2016年報顯示飛天茅臺銷量22917.6噸,實際銷售額為367.14億元,對應噸價約160萬元;2017年年報顯示飛天茅臺銷量30205噸,實際銷售額為523.94億元,對應噸價約173萬元。

大概是因為處在價格變動之年的緣故,2018年飛天茅臺實際銷售收入,高于819元/瓶出廠價對應金額但又低于969元/瓶出廠價對應金額。2019年上半年報顯示,飛天茅臺銷售收入為347.95億元,如果按貴州茅臺曾在公開場合宣稱的今年上半年投放1.4萬噸飛天茅臺來計算,其對應噸價達到248萬元,遠遠高出969元/瓶對應噸價206萬元。

在一家茅粉會所,記者看到琳瑯滿目的各種茅臺酒,從不同量裝的瓶子到不同的紀念酒,以及精品茅臺,擺滿了整整三面墻壁,工作人員稱:“比較少找到像我們陳列這么多種類紀念酒的店家,不過其實我們展出的紀念酒也僅僅是眾多茅臺紀念酒中的冰山一角。”

精品茅臺是貴州茅臺近年來推出的一款較為流行的產品,其出廠價是2299元,市場指導價是3199元,遠高于飛天茅臺。據介紹,精品茅臺是用不低于10年的基酒勾兌、具有陳年茅臺酒品質的茅臺酒。不過對這款單品,具體銷量情況貴州茅臺并未透露。記者在商家那里看到,精品茅臺標價3099元/瓶。

對于茅臺的產品升級,相關分析人士還是很認可的,上述券商白酒分析師就表示:“之前在行業調整期,茅臺產品單一,只有飛天一個大單品,占比特別高,適應的消費人群還是有限的。現在以普飛為基礎,產品更加豐富,對于抵御風險肯定是好的。”他還講到,“在總量供應有限的情況下,通過調整產品結構,也有利于完成業績增長。”

不過在這種趨勢下,也有人擔憂,會不會普飛在茅臺酒中的比例越來越小,更多的量讓位于高檔產品。上述券商白酒分析師表示:“大家都是盯著普飛的,普飛是茅臺的基礎產品,而且是一個價格標桿,市場、政府、消費者都是對普飛價格更加關注,而不是對精品酒、生肖酒、年份酒等。普飛絕對量可能不會越來越少,但占比可能不會提升。”張益凡也表示:“茅臺非標酒的發展還是會繼續下去,但量不會太大,因為茅臺就是看飛天,它是價格標準。”

作者:王基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刘伯温心水论坛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