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樓忠福討債十年反獲刑】樓忠福怎么沒判

發布時間:2019-02-14 01:05:27   來源:商業地理    點擊:   
字號:

原標題:向樓忠福討債十年反獲刑

中國經濟周刊微信號:ChinaEconomicWeekly

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經濟網 www.ceweekly.cn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陳惟杉 | 北京、南京報道

責編:周琦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9年第2期)

廣廈控股董事局榮譽主席樓忠福(視覺中國)

真相到底如何?

18張借據、2.59億元本金,隨著2018年年末最高院第三巡回法庭公開開庭審理義務商人吳堅與廣廈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廣廈控股”)間的民間借貸糾紛案件,這場已持續10年的糾紛再度進入公眾視野。

債權人吳堅手握18張借據索債10年,廣廈控股為何堅稱早已還清借款本息?廣廈控股為何又兩度舉報吳堅涉嫌詐騙?在這場曠日持久的民間借貸糾紛背后,吳堅又因何兩度被刑事立案偵查,最終獲刑9年半?

民事訴訟引發刑事偵查,為何未做筆錄又撤案

吳堅手中18張借據的時間從2006年1月24日到2007年1月23日,除一張借據未寫明借款期限外,其余借款期限均為30天,有5張借據未寫明借款利率,剩余13張借據的日利率為2‰至4‰不等。

每張借據除蓋有廣廈控股創業投資有限公司(廣廈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曾用名,下文統稱“廣廈控股”)公章,以及時任廣廈控股法人代表、董事長樓忠福的印章。

2008年二三月間,吳堅便就18張借據中時間最早的兩筆借款(2006年1月24日、2006年2月17日,本金分別為1000萬元、1500萬元)提起民事訴訟,要求廣廈控股歸還借款本息。

按照借款期限30天計算,這兩筆借款早在2006年便已到期,吳堅為何遲到2008年才提起訴訟?如果廣廈控股并未歸還2006年年初所借款項本息,吳堅后續又為何繼續向其借款?

吳堅解釋稱,當時其與廣廈控股的資金往來平均每月三四筆,他認為廣廈控股這么大的公司,雙方有來有往,自己留有借據,很放心。

杭州市上城區人民法院(下稱“上城區法院”)先后開庭審理兩起民事訴訟。

在2008年5月12日法院審理雙方1500萬元借款糾紛的庭審現場,廣廈控股委托代理人曾質疑吳堅出示的借據,“借據存在先蓋章后寫字的情況,所以借據是原告事后補上去的,或者是原告偽造的。”

但他又稱,廣廈控股已于2006年2月、3月分兩次向吳堅指定賬戶歸還兩筆借款2500萬元本金,支付124萬元利息。而吳堅認為,還款均與本案無關,廣廈控股“欠社會融資很多錢,他完全可以拿出很多打給其他人賬戶的憑證”。

兩起民事訴訟均未當庭宣判。

2008年5月中旬,吳堅還曾就剩余的16筆借款發出《催討通知書》。廣廈控股于5月19日回函稱,“我公司與你確發生過債權債務關系”“但你在《催討通知書》中所示的清單與我公司賬目不相吻合”“希你準備好相關借據原件及匯款憑證原件,約定時間前來我公司對賬”。

同年6月4日,廣廈控股向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區分局(下稱“西湖區分局”)舉報,吳堅與廣廈控股資金部工作人員梁智勇涉嫌共同詐騙公司巨額財產。

報案材料稱,梁智勇與吳堅合伙串通,“不要求對方(編者注:指吳堅)出具收條,也不按照常規收回借據”“吳堅以借據起訴,并拒絕承認我公司已還款的事實”。

一周后,西湖區分局對吳堅涉嫌詐騙立案偵查,隨后,上城區法院將前述兩起民事案件移送西湖區分局處理。

吳堅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直到自己向上城區法院詢問兩起民事案件進展時才得知案件已被移送,而被立案偵查后,公安機關從未找他做過筆錄。

2008年12月16日,因證據不足,西湖區分局撤銷此案。但吳堅稱,自己于2009年3月30日才拿到這份撤銷案件決定書。

2010年被刑拘,廣廈再指吳堅詐騙

吳堅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提供的多張短信截圖顯示,2009年初,他曾多次給樓忠福發送短信主張債權,稱:“前幾天鄭總(編者注:指原廣廈控股執行總裁鄭可集) 和我說3000萬現金加2000萬房產,我真的承受不了,但是我心里非常感激你,我愿意接受4000萬現金加3000萬房產,或者一次性6000萬現金”“我們的還款方案數額幾乎已沒有距離。我已退到最底線來了結我們的事情”。

吳堅介紹,2009年時,李彥龍、余躍軍等人已在與廣廈控股之間的民間借貸糾紛訴訟中勝訴,而這兩人正是吳堅向廣廈控股借款的“人頭賬戶”。

就在吳堅不斷向廣廈控股催討債權之際,2009年8月、11月,兩名廣廈控股員工——資金部工作人員梁智勇、總裁助理兼資金計劃管理總部總經理朱建新先后被刑拘。兩人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6年6個月、12年,罪名均包括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行賄人中皆有吳堅。

2010年2月,吳堅因涉嫌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被西湖區分局刑拘,并于同年3月被批捕。此后公安機關又兩次增加新罪名。

先是在2010年5月增加吳堅涉嫌抽逃出資、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新罪名;第二次,在案件偵查已終結、西湖區人民檢察院也已提起公訴的情況下,案件于2011年6月被退回,公安機關再次增加妨害作證罪的新罪名。

公安機關第二次增加新罪名在廣廈控股的舉報之后。

2010年12月底,廣廈控股曾向西湖區人民檢察院報告吳堅及其胞弟吳錦等人涉嫌虛假訴訟犯罪案件的情況,“我們請求檢察機關審核,敦促公安機關對吳堅等人的虛假訴訟刑事犯罪案立案偵查,依法以妨害作證罪、詐騙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廣廈控股在這份“情況報告”中再次舉報吳堅涉嫌詐騙:“直至2008年,吳堅在廣廈已經歸還全部借款后,利用手中沒有收回的借條,向法院提起訴訟,目的就是要廣廈重復歸還借款,其非法占有廣廈集團財產的故意十分明確”,而借據沒有收回“是吳堅巨額行賄、內外勾結所致”。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注意到,西湖區分局在《起訴意見書》中列出的吳堅的犯罪事實也包括“隱瞞廣廈控股創業投資有限公司已還款但未收回欠條的事實”。

2011年8月,西湖區人民法院作出判決,以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抽逃出資罪、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判處吳堅有期徒刑9年6個月。

記者查詢刑事判決書與此后杭州中院作出的刑事裁定書,兩審法院雖認定吳堅的行為構成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但認為其給予朱建新、梁智勇錢財的目的是“為了獲取高額利息及保證借款本息的收回”,并未提及通過行賄導致廣廈控股無法收回借據一事。

這也為7年多后雙方在最高院庭審現場的一段對質埋下了伏筆。

吳堅胞弟吳錦的刑事偵查直到2017年3月方因證據不足而終結。

廣廈:借款本息早已還清;吳堅:“還款”無一筆可與借據對應

2016年5月,吳堅假釋出獄,當年10月,他再度向廣廈控股寄出《催討通知書》。

2017年3月,手握18張借據的吳堅在浙江高院提起訴訟,要求廣廈控股歸還18張借據所涉本金2.59億元、利息4789479.45元,并支付借款逾期利息約6.5億元。

吳堅展示的18張借據之一

這一次,廣廈控股方面承認18張借據的真實性且已收到相應借款,但稱早已還清本息,其拿出的核心證據便是浙瑞專審(2011)第140號《專項審計報告》。

《專項審計報告》顯示,2005年8月至2008年3月,廣廈公司向吳堅借款合計4.04億元,同期共計還款4.04億元,支付利息7480.11萬元(合計支付47880.11萬元),日利率0.1349%,年利率超過48%。

審計報告為浙江瑞信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受西湖區分局委托于2011年9月做出,但《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注意到,“從吳堅處借入金額累計40400萬元”“還款合計47880.11萬元”這組數字,早在2009年6月廣廈控股舉報吳堅涉嫌詐騙的報案材料中便已出現。

吳堅稱,確實收到廣廈控股償還的47880.11萬元,但償還的是其他借款,而非償還案涉2.59億元借款。

在該案的一審判決中,浙江高院認定,吳堅應就47880.11萬元系歸還雙方之間的其他借款而非本案借款承擔舉證責任,但吳堅的舉證不足以證明此項事實,對廣廈控股關于47880.11萬元系用于歸還本案借款本息的主張予以采信。

2018年6月,浙江高院駁回吳堅訴訟請求。

那么,吳堅否認47880.11萬元系用于償還案涉貸款有何依據?

吳堅在隨后向最高院遞交的上訴狀中稱,“被上訴人提交的《專項審計報告》《還款明細計算表》及付款憑證中,沒有任何一筆款項在還款金額、還款時間、利率以及計息期間等內容上與案涉18筆借款一一對應,無法證明其關于已經清償前述借款的主張”“被上訴人并未就其主張完成舉證責任”。

換句話說,吳堅方認為,在《專項審計報告》所列還款無法與18筆借據一一對應的情況下,廣廈控股應證明47880.11萬元就是用于償還案涉借款。

對于還款無法一一對應的問題,廣廈控股方面在一審時多次表示,雙方的借款是整體、滾動結算的。一審法院也認定,“雙方47880.11萬元及40400萬元款項往來均于同一期間滾動發生。”

但吳堅方認為,雙方的結算方式是單筆、一次清償借款本息,18張借據均明確約定“到期一次還本付息”。如果廣廈控股主張雙方結算方式發生過變更,則應當承擔舉證責任。

廣廈隱瞞借款?

作為廣廈控股已還清案涉借款的核心證據,《專項審計報告》寫明:廣廈公司的責任是提供2005年8月至2008年3月期間本次專項審計所需的會計資料,并對提供資料的真實性、客觀性、完整性負責。

但吳堅卻不認可《專項審計報告》的完整性。

在2018年12月6日最高院第三巡回法庭庭審現場,吳堅委托代理人表示,相信審計報告具體賬目的真實性,但不認可其完整性。并解釋稱,就好像總借款是八個罐子,廣廈控股的還款是七個蓋子,通過挪騰蓋子,廣廈控股主張每個罐子單獨拿出來都是有蓋子的,每筆資金單獨拿出來都說已經還款。

換句話說,吳堅方認為,《專項審計報告》所列借款包含涉案的18筆借款,但所列還款并非用于償還這18筆借款,而是用于償還廣廈控股隱瞞的部分已結清借款。

吳堅方在一審時便認為,《專項審計報告》及所依據的原始憑證、輔助明細是經過拼湊、編排的,形成借款、還款總金額大致相符且已經還清本息的假象。吳堅與廣廈控股的借款往來的實際金額遠遠大于《專項審計報告》中所列明的款項。

那么,吳堅認為自己借給廣廈控股的本金究竟有多少?

在庭審現場,吳堅稱,“我當時借給他其實有七八個億,我們發生的往來最起碼70筆以上”“平均的概率是每10天起碼一筆以上”。

吳堅曾在一審中提交了4.04億元借款以外的1.2億余元的支付憑證,并向二審法院新提交了借款3100萬元的憑證。

而廣廈公司委托代理人在庭審現場表示,“我們始終認可的,我們只是向吳堅借款4.04億元,從來沒有別的數字出現。”

浙江高院此前作出的民事判決書認定,“吳堅自2005年12月26日至2007年5月11日共向廣廈控股支付款項47352.005萬元”,即一審法院認定的借款金額已超過4.04億元。

吳堅方在庭審現場表示,2018年4月18日,在一審法庭,樓忠福曾表示共向吳堅借款63筆。這超過了《專項審計報告》中認定的49筆。

廣廈當庭再提“行賄致借條未收回”被法官制止

樓明曾在2009年4月接受公安機關詢問時表示:借據是一式二份的,一份給債權人,一份公司留底,廣廈公司還錢后,把借據收回,連同廣廈集團的借據一起銷毀。

在12月6日最高法二審庭審現場,法官曾提問被上訴人,廣廈控股出具給吳堅的借條是不是有一部分已經收回來了?收回的借條在哪里?

廣廈控股委托代理人表示已經“銷毀”。

那么,如果廣廈控股已還清案涉18筆借款本息,18張借據為何還在吳堅手中?

廣廈控股委托代理人表示,“朱建新和梁智勇收受上訴人的賄賂以后,與上訴人惡意串通,不按公司財務規范操作,導致案涉以還借款的借據未能收回。”

在最高法二審庭審現場,廣廈控股委托代理人多次提及借據未收回是因為廣廈控股工作人員“收受了吳堅的好處”。

對此,法官表示,“把刑事判決拿出來看看,這事認定事實沒有?”

如上文所述,西湖區人民法院作出的刑事判決書,以及浙江省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2年4月作出的刑事裁定書中,在表述吳堅給予朱建新、梁智勇錢財的目的時均稱,“是為了獲取高額利息及保證借款本息的收回”,并未提及通過行賄導致借條無法收回。

法官提醒被上訴人,“如果沒有生效的法律文書認定這些事實的話,就不要張口就來。”

吳堅方面強調,案涉的2.59 億元系包含在4.04 億元以內,但是這4.04 億元并非吳堅與廣廈之間全部借款往來。廣廈控股一直未能有足夠可信的證據說明,為何其還款后又未能收回那18筆借款借據。

12月6日庭審現場,審判長馬東旭詢問雙方是否接受調解,廣廈控股拒絕調解。

1月18日,最高院就此案做出民事裁定書。最高院認為,一審判決認定廣廈控股已還清涉案18份《借據》項下借款本息,屬案件基本事實認定不清。裁定撤銷浙江高院(2017)浙民初10號民事判決,該案發回浙江高院重審。

新媒體編輯:王新景

刘伯温心水论坛惠